五分3D欢迎您: 游客 ,  【登录】  【注册
新手上路|江山论坛|返回首页|返回上级列表

绝品 【菊韵】那七爷的浪漫人生(小说)

作者天河雪  阅读:3794  发表时间2019-09-04 21:12:55


   狗日的日头!
   那七爷瞅了瞅干裂得炸开了一道道裂缝的土地,又望了望万里晴空上悬挂着的火辣辣的日头,不由狠狠地骂了一句,又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这才拿起扁担,挑起两只锈迹斑斑的洋铁水桶,往他家岗地下坡三里地外的熊瞎子河走去。
   石佛村也就五六十户人家,沿着熊瞎子沟,哩哩啦啦撒了一沟沿。当家家户户屋顶上升腾起袅袅炊烟,朝霞在鸡冠山的山尖上涂抹了一层淡淡的桔红色,日头爷才不紧不慢地爬上鸡冠山的山顶,露出火红红的脸庞,笑眯眯地瞅着熊瞎子沟。以前清一色的茅草房,现如今都换成了清一色的砖瓦房;还有不少人家盖起了小二楼。原先村街上的一条条泥土路,也一色铺成了柏油路。自从土地分到了各家各户,家家户户都摽着膀子奔日子,日子也就越过越红火,越过越有劲儿。
   庄稼人常说,丑妻近地家中宝。可是,联产承包分地那时,大队要抓阄,那七爷却偏偏抓了一块离家最远的岗地,而队长却抓了一块村里最好的地。那七爷想,他一定是做了手脚。丑妻近地,他那丑老婆倒是够丑,给来蹲点的公社副主任何大花做饭,上赶着要陪他睡觉,何大花吓得赶紧往后院的茅房跑,一去不回,躲到老马倌的草屋里睡了两宿,赶紧回了公社。队长老婆却说,她只是想给何副主任烧烧炕焐焐被,就把个大活人吓成那样。好像我是一只母老虎,能把他吃了。
   不管咋说,丑妻近地,队长占了个全。他老爸却没他那福气。本来闹土改前,他老爸李三麻子当了贫协主席,分了地主李贵田家最好的地,又惦着分李贵田的小老婆——那个本村最俊俏最风流的小娘们,是李贵田从那女人的养父母家花大价赎回来的,还没快活上几天,就闹了土改,被李三麻子盯上,就要求分到自己名下,给他李贫协做老婆。
   似乎这也是顺理成章,合情合理的事。李三麻子三代赤贫,房无一间,地无一垄,是最骨干最基本的依靠对象。土改斗争一马当先,冲在前头,还带人把李贵田藏在城里他舅舅家的老爹李举人,揪回了村里,跟李贵田一起狠狠批斗。只是没批斗上几回,李举人就犯了心脏病,一命呜呼。尽管后来县政府给李举人平了反,正了名,还立了石碑,碑文上详细写着李举人暗中资助过抗联,冒着风险派人往山上给游击队送粮送药,并掩护过好几位负了伤的抗日领导人,为抗战做出过重要贡献,立下过功勋。
   然而,李三麻子的斗争精神,却一点也没被抹杀,还继续当着贫协主席。只是他想要娶李贵田小老婆花月香的事,一直没能如愿。那令人垂涎三尺的女人,突然间不知去向。李三麻子村前村后,山前山后,搜了个寸草不落,也没搜着个人影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那女人是被那七藏到自家地窖里,后来又女扮男装,趁黑夜送到了松江城花月香的一个远房舅舅家。那七对她说,等这阵风头过去,就没事了,到那时候我再上城里来看你。
   原来谁也不知道,那七在给地主李贵田家赶大车的时候,跟花月香就有过那么一段不明不白的故事。酷爱京戏的花月香,隔三差五就叫那七赶着他的三挂马车,送她进城里的花乐戏院去看戏。花月香常叫那七陪她一起看,还一边看一边给他讲戏里的故事,秦香莲啦,王宝钏啦,杜十娘啦,什么杨宗保招亲,佘太君百岁挂帅,什么岳母刺字,梁红玉击鼓抗金兵啦……
   没上过几天学的那七,常常听得如醉如痴。要是天太晚了,花月香就在城里的客栈住下,那七便赶着马车去镇外的大车店住。一来二去,两个人越来越熟悉,似乎还有了点什么意思,眼见着花月香要被李三麻子抢走,那七又岂能坐视不管,这才趁着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偷偷潜入李贵田家,把花月香背回了自己家。
   别看那七那年才十九岁,却是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人物。十六岁闯过小日本占领的松江城,干过一回找日本女人报仇雪恨的事。二十岁那年,日本人败了,伪满洲国垮了,以为可以过上好日子,却不料遇上国民党抓壮丁,当了国军团长的勤务兵;又因某种原因逃跑到解放军队伍里,后来还参加了抗美援朝;却因为立场不够坚定,有历史污点说不清楚,被迫离开了部队,回到了老家石佛村。
   肩膀上挑着一副洋铁桶,慢悠悠往冯寡妇岭走去的那七爷,回想着这一段段往事,又骂了一声队长,还在琢磨着那年一定是他做了手脚,要不然他不会抓了块这么远的岗地。
   日头还是那么火辣辣地烤死人,一丁点下雨的兆头也没有。那七爷又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。
   八山半水一分田的山区,本来就十年九旱,又偏偏那可恨的日头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能有二百几十天,悬挂在冯寡妇岭的山尖上,火辣辣地照着大山里头。大山里头,却一年到头见不着几场透雨。怎不叫石佛村的人孬糟?又怎不叫那七爷骂狗日的日头。
   日头还是那个日头,那七爷也还是那个那七爷,从十六岁到六十六岁都不曾改变。
   那七爷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历险故事和风流韵事,一直在村子里流传着。
   石佛村在小鬼子来以前,村头鸡冠山脚下的一座寺庙里,确实立有一座高大的石佛,是那七爷的祖爷爷,本村第一号大地主那世福联合另一家姓李的地主,一起出资修建的。一直香火不断,十里八村的信徒,每到初一十五,缕缕行行,扶老携幼,都要到庙里来烧香拜佛。
   那年,小鬼子越来越猖厥,抗联的一支小分队袭击了日本人树立的模范乡三岔河乡公所,杀死了伪乡长等几个汉奸和两个日本官儿。城里的日本宪兵队,派了一百多小鬼子来围剿抗联小分队。小鬼子听汉奸报告说,那支抗联小分队,正驻扎在石佛村外的石庙里进行休整。于是连夜奔袭,想打抗联个措手不及,一举歼灭小分队。却没想到小分队事先接到一个人通风报信,小鬼子没到之前,就已经开拔进了冯寡妇岭。小鬼子扑了个空,气急败坏,就放火烧了寺庙砸了佛像。从此,石佛村就没有石佛了。
   据说,前些年,有人曾张罗要重建寺庙重修佛像,只是改革大潮兴起后,村里的年轻男人女人,都纷纷忙着进城打工挣钱,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儿童,也就没人张罗这事了,寺庙和石佛也就再没能重建。
   不过,关于那次给抗联小分队通风报信的人,却一直为人们所称颂,也成了那七的一段光荣历史。
   那年,那七才只有十六岁,爹妈死得早,几个姐姐也早都嫁到了山外,他成了孤儿。腿肚子贴灶王爷,人走家搬,一个人吃饱了,全家不饿。家里的地也早就卖了个净光,无地可种,他只好跑到外面去打小工,去了伪乡公所的伙房里打零杂,挑水劈柴,混一口饭吃。小鬼子把这个三岔河乡公所,树立为模范乡公所,要全县十几个乡,都来向三岔河学习,并决定在三岔河乡公所召开乡长联席会议,向各乡推广三岔河的经验,伪县长和日军宪兵队的两个头头,也都来参加。
   得到这个情报,由原东北军赵连成营长组建成立的一支抗联小分队,决定袭击这个乡公所,狠狠打击日伪的嚣张气焰。
   李贵田的大闺女李月珠,原来在县城的女子师范念书,九一八事变后,跟着一批热血青年参加了抗日队伍。因为李月珠是本乡人,就被派回到三岔河打探情况,了解地形,特别是要侦察清楚即将要召开的乡长联席会议的地点,最好是能画一副详细地图。李月珠找到了那七,叫那七带她到乡公所和乡公所周围的地段仔细察看,又找准了会议地点。那七还帮助李月珠画了一张三岔河乡和乡公所地形的草图。所以,后来他听到日本宪兵队要偷袭抗联小分队的消息,就跑回村给李月珠报了信,才使小分队顺利转移到了大山里,没受到任何损失。
   只是,这一段光荣历史,那七爷自己很少提及。然而,因这次事件引发的另一个事件,却让那七难以启齿又终生难忘,影响了他大半生。
   那夜,小鬼子突袭石佛村扑了空,气急败坏,烧毁了寺庙和佛像,又进村挨家挨户搜查。几个日本兵搜察到二旦家,只有二旦娘一个人在家喂猪,几个日本兵就把二旦娘扒光了衣服,按在炕上轮奸了。二旦娘跳了好几回井,都被救了上来。二旦发誓要为娘报仇,那七就跟二旦说,我领你进城去找他们报仇。咱们也给他来个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。
   那七在县城里打过零工,给日本的一家艺妓馆挑过水送过柴,就想到了要找个日本女人来替二旦报仇。那七记得,艺伎馆里有一个叫伊腾优美子的女人,每天晚上,都要乘坐黄六的三轮车,去一家日本料理吃饭。那七跟黄六挺熟,有时候黄六有事,就叫那七帮他蹬三轮车去接优美子,那七也就算认识了优美子。正好这几天,黄六要去娘舅家帮助盖房子,就请那七帮他蹬两天三轮,每天晚上替他去接优美子。
   那七跟二旦定了一个计划,待他把优美子拉到城东一个破庙里,两个人就动手。于是那七就跟优美子说,以前经常走的那几条街,因为前几天下大雨,路不好走,得从城东绕一下。优美子对城里的路不熟悉,也就没在意。待到突然她的头被一个布袋蒙住,嘴巴也被一条毛巾塞住,她才知道自己被劫持了。
   那七跟二旦定的计划,是劫持一个日本女人,也轮流干了她,叫他们小日本的女人,也尝尝被轮奸的滋味。可是,那七还是第一回干这种事情,没有经验,他叫二旦上,二旦却一劲往后缩,腿肚子都直哆嗦,根本上不了阵。那七骂了一句二旦准备先上。结果好不容易解开裤子,却发现那家伙耷拉着。因为此时的那七,心里也一劲发毛,一紧张,那家伙就硬不起来了。最后不得不慌慌张张提上裤子,两个人撒丫子跑了。落得个功败垂成,铩羽而归。
   然而,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那位伊腾优美子,并没有报警,也没有声张,依旧每天还是叫黄六接送她去日本料理。也因此,后来黄六冒着风险救了她一条命。此是后话,容后文再详表。
   不仅如此,令那七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,他和这位伊腾优美子,竟然由此结下了半生的不解之缘。
  
   二
   其实,那七爷根本无需再跟他分到的那块十年九旱的岗地叫劲,更无需跟天上的日头爷叫劲。几年前,他就被儿子女儿接到城里住了,小日子过得无忧无虑,无需再靠种庄稼填饱肚皮维持生计。大米白面,粗粮细粮,想吃啥样的就买啥样的;鸡鸭鱼肉,想吃哪样,优美子就给他做哪样;山珍海味,想尝什么,儿子女儿就能给他买回来什么。可是,那七爷却就是住不惯城里,每年都要往石佛村跑几回。自从听说现在的粮食蔬菜,不是农药就是化肥,农民自家从不吃自家种的蔬菜,那七爷就更有理由跑回石佛村,去亲热他那块岗地了。他在那块岗地上种了玉米,种了各种蔬菜。不打剧毒农药,不施化肥,是真正的纯绿色食品。
   那七爷挑起他那两只水桶,到三里外的冯寡妇岭下去挑水浇地。
   那七爷喜欢这样的生活,他认为住在城里,三饱两倒,高楼大厦一栋挨着一栋,精窄的小公园里,人挨着人,头挨着头,叽叽喳喳,连伸胳膊撂腿的地方都没有。哪有庄稼院的这广阔田野好?喘口气都甜滋滋的,土生土长在这块土地上,哪里也没有家乡亲!所以,那年部队叫他转业进工厂,他说啥不去,非得回石佛村种地不可。
   每当那七爷想起参军的那些往事,总是瞪起昏黄的眼珠吼叫一声,他恨那个姓罗的教导员,非说他历史上有问题,查不清楚,不适合留在部队上。
   那年,那七爷被国民党抓了壮丁,弄到古城的七九团给团长当勤务兵。有一回团长家的厨师叫他上集市上去买鱼,说团长要招待一位贵客。他到市场上买回了几条活鲤鱼,结果回到家,放进水里,鱼不动弹了。那厨师非说他买的是死鱼,并污蔑他从中赚了黑钱。那七爷气坏了,破口大骂厨师,俩人动起了手。他一拳头就把那小子打了个鼻孔流血,结果被关了禁闭,关在一个小黑屋里。
   那天晚上,他发现换班来看守是个新抓来的年轻壮丁,十七八岁,黄嘴丫子还没退。到了半夜,那小子困得直打盹,他撬开了后窗户,逃了出来。本来就盘算好了怎么逃跑,也就摸熟了逃跑的路,趁着夜黑,逃出了城,顺着一条土路,一直往北跑。结果却跑进了驻扎在城外锅盖山脚下,正准备攻城的一支解放军队伍里,就这样他又参加了解放军。
   解放军攻破古城后,却没抓住那个守城的国民党团长。首长怀疑是不是那团长换了衣服混在了老百姓里面,因为那七爷给他当过勤务兵,就叫他跟着搜查人员一起到几个重点地段去搜。在一个居民大杂院的一间民房里,发现了一个女人,带着三个孩子,绻缩在一个没炕席的小火炕上,见那七爷端着大枪走进来,那女人惊恐的眼睛盯住他,把三个孩子紧紧搂在自己怀里,眼神里充满了哀哀的乞求。
   他一眼就认出了她,她正是团长的太太和他们家的三个孩子。虽然以前从没说过一句话,但他对她的印象很好,比他们家那个狗仗人势的厨师强多了。听说那次他跟厨师打仗,她还批评了厨师,说厨师不该随便怀疑人,说她看那个小兵,还是挺诚实的,不会是那种贪图小钱作手脚的人。听了这话,他当时真是挺感动的。
   那七爷的心里七上八下,他说不清楚当时是一种什么思想,他竟然不假思索地放过了那个女人和她的三个孩子。没有对同去搜查的人员说破她的身份,才使她后来能逃出古城,找到了她的丈夫,全家人得以团聚。

共13732字上一页1/3▼下一页
【编者按】那七爷是黑土地上的一个普通农民,秉性憨厚、朴实,对脚下的土地爱得热烈爱得深沉。少年时代吃过苦受过罪,十六岁时给抗联队伍通风报信,因痛恨日军暴行深入虎穴玩过命;二十岁时被国民党军抓壮丁,做勤务兵被诬陷险些丢命;直到遇到解放军,他的人生才翻开新的一页。朝鲜战场上,他英勇作战,屡立战功,却阴差阳错当了俘虏,回国后黯然离开部队,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。在家乡,他淡泊名利,靠着一双勤劳的双手,创造属于自己的新生活。他铁骨铮铮、侠骨柔肠,战争年代,他放过了无辜的日本女人优美子,保护了善良的国军团长太太;土改时又偷偷帮助了曾经爱慕过的地主小老婆花月香;浮夸风盛行时,他带头反对,差点儿吃枪子;文革中,他又冒死保护地委吕书记;改革开放前夕,又是他闹着要搞分田到户,被关进看守所;为发展地方经济,他亲赴省城,与台湾归来的团长夫人会面,促成其女婿回乡投资兴业……几十年风风雨雨,那七爷始终秉持一颗初心,用心做人,踏实做事,爱国爱家,爱土地爱亲人。他的一生跌宕起伏,虽屡遭变故与坎坷,却总能逢凶化吉、苦尽甘来。那七爷的人生际遇,何尝不是我们这个曾经多灾多难,而今朝气蓬勃、蒸蒸日上的伟大祖国的缩影。只要心中有阳光,生活就会有希望;只要心存理想,就会获得奋飞向上的翅膀!小说故事磅礴大气,却又贴近现实,人物性格饱满,形象生动,通过蒙太奇式的镜头切换,在历史与现代、传奇与真情实感间架起一座桥梁,语言朴实厚重、方言土语运用自如,既新颖自然又很接地气,读来特别过瘾,倾情推荐欣赏。【编辑:枫魂帝星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1909060007】【江山编辑部·绝品推荐20190919第0096号】
用户名: 密   码:
1楼 文友:叶雨  2019-09-05 08:41:29

七爷一辈子坚守初心、不改本色,事迹感人。

2楼 文友:黄金山  2019-09-05 13:12:37

富有生活气息!很好的文采!

3楼 文友:古城布衣  2019-09-05 16:04:47

很好的一篇小说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语言朴实富有生活气息。

4楼 文友:天河雪  2019-09-06 08:17:15

谢谢编辑!谢谢文友鼓励!谨祝秋安文琪!

5楼 文友:乐歌  2019-09-17 10:48:12

这篇小说有着浓厚的乡土气息和传奇色彩,人物性格饱满,故事情节引人入胜,好作品。

6楼 文友:叶雨  2019-09-18 23:31:34

那七爷一个传奇人物,不管在哪个年代都带有传奇色彩,故事很好,很吸引人,赞一个!

7楼 文友:江山绝品评议组  2019-09-19 14:15:30

那七爷是整部作品中刻画最有深度的人物形象。故事讲述了那七从战争年代走进和平生活的成长经历与情感传奇。故事曲折,内容丰富,运用多种叙述手法,在回忆过去和立足现在间自如切换,语言朴实,方言土语穿插,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,也让主人公形象更具有时代特色。那七,是底层农民的代表,在他身上有庶民意识的小格局,但更有小人物最朴实的闪光点。江山绝品组推荐阅读!

8楼 文友:天河雪  2019-09-24 17:12:17

感谢江山绝品评议组中肯精准的评语!辛苦啦!谨祝秋安!

共8条上一页1/1▼下一页
五分3D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1-2013